大吼着
2019-07-27 14:23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张沛东,当年你没有死,算你幸运,今日还敢前来,便是你自找的了!”张重阳话语之间背后那巨大的鬼斧便是已经落入手中,眼中带着嗜血之色。“战!”张沛东却没有半句废话,双脚猛地踏地,整个人若是一枚炮弹一般,骤然冲出!张重阳见况,立刻迎上!顷刻之间,二者便是战在一处!“你们说这一场,何人会胜?”“此事不知,不好说啊!”“张沛东曾败在张重阳之手,而后在潜龙大比之上又胜了他,还真不好猜测!”……众所周知,当日在小元天潜龙大比之上,张重阳曾败在了张沛东的手中,而那一次的败,也只是惜败而已,所以此次二人相斗,结果当真不好猜测!楚岩脸上带着笑意,没有丝毫紧张!“楚兄,你可是有十足把握?”一旁霍东明问道。“必胜!”楚岩淡笑!另一旁,张幽兰脸上带着无比担忧之色,这生死战,一个不慎,那便是万劫不复之境!也就在此刻,大长老张子铭的声音在其耳边响起:“幽兰,不必担心,若是阳儿有危险,我拼死也会护其周全!”听到此话,张幽兰的面色,才舒缓开来,看向张子铭眼中流露出一抹柔色!张沛东和张重阳的实力也的确是旗鼓相当!两人不断交手之间,已经有了上百回合,仍旧未分胜负!而接下来,逐渐的,张沛东的力族血脉发挥的作用,其肉身强大,持久战比之张重阳要强大的许多!“第九魂圈!”张重阳一声爆喝,手中那巨斧之上,竟是浮现出了第九个巨大的魂圈!潜龙大比之时,他与张沛东一战,巨斧之外不过有八个魂圈而已,如今其实力又是再次提升!“浩阳秘术!”张沛东一声厉喝,双手之中打出一片法决,直接轰击而出!当即,其面前便是出现了一个燃烧的金色太阳虚影!“嘭嘭嘭……”那魂圈一个接着一个,齐齐崩溃,然而,当第八个魂圈崩溃之后,第九个魂圈竟是找准了机会,化为一道流光直接钻入了张沛东的体内!那金色太阳虚影,直接撞击在了张重阳的身体之上,张重阳直接口吐鲜血被震飞而出!但,其只是重伤,却未死,其站起身来,看向张沛东狂笑道:“张沛东,上次你只是阴毒入体,便是已经败北,这次,我一个魂圈之中阴魂都是钻入了你的体内,你必死无疑!”听到此话,在场众人面色皆是变化起来!只有楚岩,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呵呵,张家,是我父亲之家族,也是我之家族,拥有鬼斧的,可并非是你,这份大礼,我收下了!”却见张沛东一声冷笑,随即手中出现一物!竟然也是鬼斧!张沛东父亲是张家之人,他的血脉之中,自然也拥有张家的血脉,自然也可以使用鬼斧,此鬼斧在他储蓄袋中多年,但他却并未使用过!而那一日,中了张重阳的阴毒之后,张沛东知晓,这鬼斧自己必须修行!“阴魂,入!”只听张沛东一声厉喝,右手持斧,左右一个法决打入其中,随即其体内的阴气,已经那张重阳打入第九魂圈所化的阴魂都是齐齐朝着其手中鬼斧而去!最后,竟是完全被鬼斧吸收!张沛东不但没有受半点伤,反而鬼斧威能大增!这一幕逆转,让所有的人惊讶!也就在此刻,张沛东身影一闪,手中鬼斧已经举起,朝着张重阳劈去!“嘭!”张重阳举斧抵挡,而其本来就受伤加之张沛东这一斧势大力沉,这撞击之下,其腰部之下,直接便是陷入下方土石之中!这股巨力,震得他七窍喷血,其双臂弯曲,马上便是无法抵挡!“救我……”此刻,什么生死斗,他早已抛到了脑后,当即一声大吼。“没人救得了你!”张沛东一时间手臂之上,金龙虚影浮现,力族血脉瞬间爆发!“你敢……”此刻,张子铭已经疯狂,直接冲上了擂台,手中鬼斧,立刻浮现朝着张沛东一斧劈去!“输,就要输得起!”此刻,嘲讽之声传来,张沛东身前,人影一闪,楚岩身影便是显露而出!眼前,张子铭这一斧几乎施展了全部修为之力,楚岩也是不敢小觑,当即连续三指点出!阴灵指!大拇指,第一指!食指,第二指!中指,第三指!三道带着幽冥之气的灰色光芒先后轰击而出!第一指撞击在了那鬼斧之上,立刻灰色冰层便是扩散开来,张子铭身体便是一顿!第二指撞击在张子铭腰间,立刻冰层扩散,其腰部一下,完全被灰色冰层所覆盖!第三指直接点在了其脖子上,当即扩散开来,其整个上半身,完全被灰色冰层所冰封!最后,张子铭整个人,只有一个脑袋留在了外面!此击,楚岩还有留手,否则,其直接被冰封!那恐怖的幽冥之感,浮上心头,张子铭只感觉刺骨的寒冷,不过其却并未在意这些,其大吼,甚至其中带着几分哀求之色:“张沛东,圣子的位置归你,张家的一切都是你的,甚至我的命,你也可以拿去,求你,只求你放过阳儿!”“二爷爷!”张重阳此刻泪如雨下,他想不到二爷爷在这生死之时想的,竟然还是自己!“不要,不要,不要杀我儿子,不要杀大长老,不要!”此刻,张幽兰如若疯狂一般冲了上来!楚岩随之一点,八个符文便是直接飞出,这张幽兰,实力也算不俗,竟是有着半步大成的实力,不过楚岩如今连大成大圆满都可以封印,何况她一个半步大成!这一下,符文落在其身上的瞬间,淡蓝色的冰层便是将其头部一下冰封,其已经不能移动分毫!“楚楼主,求你,放过大长老,放过阳儿,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啊,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我愿意用我之命,换他们二人之命!”张幽兰对这楚岩哭诉着,大吼着,哀求着!若非知道他们所做过的恶事,楚岩或许还真有可能心软,但对于这种人,他自觉得不值!“楚楼主,你杀我,杀我吧,放过他们母子,放过他们!”张子铭此刻也是对楚岩大吼,眼中哀求之色,更为浓郁!“大长老,娘……”张重阳此刻泪如雨下!张家之人,没有人说话,他们知道,当张重阳败在了张沛东手中之时,今日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他们都知道,张沛东当年经历过什么,今日是回来讨债的,有楚妖孽撑腰,今日谁若阻止,唯有一死!“楚楼主……”张风云见到这一幕,心中不禁感叹,虽然他们做过恶事,但毕竟是一族之人,血脉相连,让张风云见到三人死在自己面前,他于心不忍!楚岩摆了摆手!张风云叹了口气,不语,他知道,今日的一切,已经并非他能够参与的!众人也都知道,这仇,今日就要了结了!而就在张沛东将要动手之时,楚岩却是开口道:“五弟,暂时不要动手!”“二哥……”张沛东疑惑!“你不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楚岩问道。他早已发现了今日之事有些蹊跷,这张子铭对于张重阳的维护已经超过了对于晚辈的照顾,此事有些怪异,而那张幽兰不惜性命也要保护两人,保护张重阳可以理解,那是其子,但为何其如此维护张子铭,此事必有隐情!“但听二哥吩咐!”张沛东点了点头!楚岩看向围观众人,非常完美,说道:“当年恩怨不提,今日一战,我五弟已胜,便是张家新的圣子,而大长老欲出手灭杀我五弟,便是背叛张家,理应处死,我暂不杀他,一搜魂术探明当年之真相,也算给诸位道友一个交代!”“楚兄所说及是!”“楚楼主所说有道理!”“就按照楚楼主说的办!……以霍东明为首,众人纷纷赞同!一是此事到了这个地步,结局已经注定,他们本就是卖楚岩面子而来,自然不会反对,再者,对于张家当年变故,他们也是有些好奇!“不,不要,不要,救救你,不要啊……”此刻,张幽兰若是变得疯狂一般,当即嘶吼了起来,那样子,若是怕被人掀开一些真相一般!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yntyj.cn创富图库,济民救世网166833,1668开奖现场开奖结果版权所有